探扫雷装备:身手不凡的雷场“铁扫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12-20 19:21

探扫雷装备:身手不凡的雷场“铁扫帚”

11月19日,也门政府军在该国西部沿海地区引爆了6000余枚地雷和爆炸装置。政府军一名官员表示,排雷专家目前仍在这些地区执行排雷任务。

11月25日,叙利亚代尔祖尔东部与哈马北部分别发生地雷爆炸事件,2名平民死亡、17名平民受伤。

屡扫而不绝,像伏于地下的毒蛇,说不定哪天就会给人致命一击,这就是地雷。它曾被称为“穷国的核武器”,即使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威力也同样不可小觑。

但是,正如五行相生相克,从地雷诞生的那天起,探扫雷技术也随之应运而生。随着科技的发展,一大批探扫雷装备先后登上军事舞台,成为开辟“生命通道”的利器。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这些形形色色的探扫雷装备。

探扫雷装备的“前世今生”

最早出现的现代意义上的地雷是防步兵地雷。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用炮弹改装成反坦克地雷,以遏制英军的攻势,这被认为是最早的反坦克地雷。此后,各国纷纷研制,地雷的种类不断增加,综合毁伤效能不断提高。

有矛就有盾。地雷诞生后不久,便有了排雷的士兵和器具。对现代意义上的地雷,用金属探雷器进行人工扫雷是当时最普遍的方法。时至今日,金属探雷器仍在各国军队中发挥着作用。但是,当时的金属探雷器错误警报率高、效率低,还易造成士兵伤亡。因此,世界各国纷纷开始研究扫雷新方法、新手段。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英国在坦克上试装了滚压式扫雷器,这被认为是机械扫雷装备的雏形。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苏、美等国相继在坦克上安装了多种扫雷器,如英国安装在“马蒂尔达”坦克上的“蝎”型打击式扫雷器,苏联安装在T-55坦克上的挖掘和爆破扫雷器等。这些扫雷装备普遍构型笨重,扫雷速度慢,运输和安装困难。

20世纪50至60年代,机械扫雷装备得到迅速发展,不仅重量减轻、结构简化,而且连接方式简单,性能明显提升。之后的几十年里,机械探扫雷装备在作业宽度、深度和人员防护方面的性能大幅提升,更加专业的探扫雷装备纷纷出现。

1994年,芬兰研制的RA-140DS系列扫雷车,设计有“三防”装置,能够使宽3.4米、埋设深度37厘米以上区域内的反坦克和反步兵地雷失效。

瑞典陆军战斗工程局研发的BDV扫雷车,能够探扫埋在地下50厘米的地雷;他们在轻型坦克上加装的“飓风”扫雷装置,工作时能以1200转/分钟的速度旋转,击打地雷和子弹药,将其引爆摧毁。

除此之外,瑞典还有其他一大批先进探扫雷装备,如“地雷狂欢者”扫雷车能够拆卸成独立部分,便于远程运输;博阿·凯特比勒公司研制的“喷火”扫雷系统,拥有独立的动力系统,扫雷成功率颇高。

众所周知,苏联具有当时世界上最强的装甲力量,也装配着数量庞大的机械扫雷装备,平均每3至5辆坦克就配备一个扫雷犁或扫雷磙。目前,俄罗斯对新一代扫雷装备的研制依然在进行,其研制的IMR-2M扫雷装备装配在T-72坦克上,用以取代安装在T-54/55坦克上的IMR工兵战斗系统。

美军也研制了扫雷犁、扫雷磙、扫雷导爆索、磁扫雷器等多种扫雷系统。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的微型扫雷器,可开辟1.25米宽的安全通道;“灰熊”战斗工程车前部4.2米宽的扫雷犁能够排除地下30多厘米处的地雷。

在这一领域,南非DCD PM公司设计和制造的Husky系列地雷探测车也堪称代表,它出众的作业能力受到多国军队用户肯定。

形形色色的扫雷“利器”

世界上较为成熟的扫雷方式除了人工扫雷和机械扫雷,还包括爆破扫雷和电磁扫雷。

机械扫雷装备一般包括扫雷犁、扫雷磙和扫雷链3类。

扫雷犁如同一个铁耙,能在前进时犁出地雷并推至通路外。最具代表性的是英国皇家工兵扫雷犁,它由多片犁刀组成并带有偏转器,遇到起伏不平的地面,能够自动调节犁刀的高低,以确保扫雷彻底。

与扫雷犁相比,扫雷链则显得有些“粗犷”。如瑞典的Scanjack-3500扫雷车、德国的“野猪”装甲扫雷车等都设计有扫雷链。以“野猪”装甲扫雷车为例,它通过链接在滚轴上的24根链锤高速旋转,高频率地击打地面,将埋设在25厘米深以上的地雷砸毁或引爆,短短15分钟就能开辟一条长100米左右、宽4米多的安全通道,以保障装甲部队机动。

谈起扫雷磙,最典型的当属瑞典的车辙式扫雷磙,它由高强度钢材制成,重6吨,能用自重将地雷压爆,可经受反坦克地雷20次的爆炸,扫除单次压发的反坦克地雷有效率达95%以上。以色列曾将其安装在“梅卡瓦”坦克上,在叙军的雷场中开辟通路。

机械扫雷尽管有一定成效,但用时相对较长,且容易招致敌人火力集中打击,所以在交战时一般使用爆破扫雷法清理雷区,在短时间内为部队开辟安全通道。英国的爆破扫雷系统“大蝮蛇”,能利用强大的冲击波将地雷引爆或抛至通路以外,最大发射距离350米,一次性可开辟宽7.3米、长183米的通路。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耐爆炸、耐触压、抗打击的电子引信地雷大量出现,这种地雷只有在接收到坦克等目标释放的声、光、电等特殊信号时才会起爆,机械扫雷和爆破扫雷装备都对它无可奈何。因此各国相继研制出了“电磁信号模拟扫雷系统”,通过模拟坦克的电磁、红外、震动信号,诱爆车体前几米范围内的电子感应地雷。

这一过程中,人们又发现,单一的扫雷装备已经难以适应战争的需要。于是,多功能扫雷装备应运而生。如俄罗斯的BMR-3M装甲扫雷车、法国的K2D扫雷系统等。以法国的K2D扫雷系统为例,它同时配备了扫雷犁、电磁信号模拟扫雷系统、火箭爆破扫雷器和通路标示装置,在清理雷场时,既能发射爆破扫雷索开辟通道,又能用扫雷犁和电磁信号模拟扫雷系统排除“漏网之鱼”,还能利用通路标示装置放置指示器,为后续部队标识通道范围。

目前,不少国家已经具备研制生产多功能扫雷装备的能力。我国研制的某新型综合扫雷车,集机械扫雷、爆破扫雷和电磁扫雷等手段于一体,已经部署在黎巴嫩维和任务区执行扫雷任务。

无人扫雷装备成“新宠”

为把官兵探扫雷作业的风险降到最低,不少国家开始研发无人扫雷装备,并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不少成果。

美军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先后研制出“魔爪”“派克波特”“地雷猎手”等无人扫雷装备。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美军使用了数十种探测、扫雷与排爆机器人,其中第一装甲师的7台扫雷机器人排除引爆了1000多枚地雷。

与传统的扫雷装备相比,扫雷机器人具有体积小作用大、环境适应能力强、扫雷成本相对较低等优势。如日本文部科学省研发的“彗星2号”机器人,采用声波雷达技术,不但可以探测到普通的金属壳体地雷,还可以发现金属探测器无法发现的塑料地雷。

2016年,俄罗斯的“Uran-6”多功能扫雷机器人列装其陆军工兵部队,它集多种“功夫”于一身,可以安装分节辊、推土铲、夹持器、后叉车、后铲和机械臂等多种扫雷用具,可扫雷,可排爆,也可灭火,大大提高了俄陆军工兵部队的扫雷效率。

近年来,为响应联合国的维和扫雷行动,斯洛伐克、挪威等国家也研发出了可遥控操作的扫雷机器人。

目前,我国研制的扫雷机器人已有一部分在联合国框架下投入国际人道主义扫雷任务中,受到国际社会好评。在这一领域,我国不仅研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扫雷机器人,而且派生出了适应不同地形的多种型号。如适合在沙漠、平原、戈壁等较为平坦地区作业的扫雷机器人,适合在灌木丛、山地、丘陵、树林等环境作业的扫雷机器人等。

可以预见,随着高科技的不断应用,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发展,在不久的将来,更加“聪明”的无人扫雷装备会不断出现。在未来雷场上进行作业的,除了传统的探扫雷装备,还将有更多高智能的机器人。它们或将能形成“自组织”“自协同”的系统,高效决策,相互配合,在短时间内完成大区域范围扫雷任务。

(责编:陈羽、岳弘彬)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